2020年11月21日,山西律师大讲堂线下活动在临汾市成功举办。此次活动由山西省律师协会主办,临汾市律师协会、省律协业务创新与指导工作委员会承办。临汾市专职律师、法律援助律师、实习律师共计222人参加了学习。临汾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秦希强,省律师协会副会长赵志琴,省律师协会副秘书长张晋萍,临汾市律师协会会长赵建华出席了开班仪式,张晋萍、秦希强在开班仪式上分别就举办山西律师大讲堂的意义、作用以及举办此次讲座的重要性作了重要讲话。为期一天的活动中,有2名律师做了创新案例交流分享,3名专家律师分别就不同领域不同专业传经送宝、解疑释惑。 省律师协会理事、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亚飞律师结合自己所办理的向D集团在非洲埃及投资项目发放项目贷款提供涉外法律服务的案例,从案情简介、律师工作、项目服务结果、创新亮点、案例评析等方面进行了涉外案件的分享交流。 山西兆通律师事务所张静静律师,结合所办理的两个典型案例刍议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视同工伤规定的理解与适用,为各位律师做了深入的剖析与经验的探讨。 省律师协会公司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锦天城(太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付庆华律师,以并购重组中法律尽调的核心法律问题解析为题,围绕法律尽职调查涵盖的主要方面和内容,常用的尽职调查手段和方式以及尽职调查主要风险、问题、分析,三个方面对并购重组中的法律尽调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析,给各位律师在并购重组案件上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省律师协会财税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山西财经大学讲师、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张巧珍律师针对企业全生命流程税务规划、律师税务业务拓展两个方面的内容,通过列举大量的实际案例,为各位律师进行了专业讲授。 省律师协会建设工程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山西国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民辉律师,围绕建设工程法律服务问题,结合建设工程纠纷法律服务市场现状、建设施工合同范本的演变、建设施工合同的无效和解除、办案思路等进行了深入讲解,结合“中铁某局集团第某工程有限公司、中铁某局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河南某水电工程有限公司诉太谷某庄园农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以及“河南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山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太原市迎泽区某村村委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三个典型案例与各位律师进行了分享交流。 5位律师视野广阔,专业知识深厚,从业经验丰富,专题讲授深入浅出,结合自己的实务案例和亲身体会,融会贯通,精彩纷呈,使律师们得到了启发,开阔了思路。对相关专业领域实务工作有了更全面、深入的了解,提升了广大律师在专业领域方面的业务知识和办理案件的技能。大家一致表示受益匪浅,收获颇丰。
发布时间: 2020-11-23
为进一步加强全省律师的业务交流,提升我省律师的业务专业化建设,“山西律师大讲堂”下地市活动首站11月1日在晋城开讲,来自晋城市400余名律师(含实习律师)在晋城市司法局三楼会议室参加了本次讲座。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刘跃峰,晋城市司法局党组成员、分管副局长、市律师行业党委书记李建民参加了本次大讲堂开班仪式,晋城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张文京主持。          省律协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专业委员会、婚姻家事与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宪法与行政法专业委员会的张改云、李志华、郭宏伟律师分别做了题为《律师如何通过专业化方向切入企业法律服务》《民法典与婚姻家庭关系》《行政诉讼案件代理攻略》的专题讲座。     省律师协会业务创新与指导工作委员会主任李艳红通报了山西律师业务创新案例评选结果通知,32个涉及刑事、民事、政府及公益、公司资本市场、涉外、知识产权等领域的创新案例入选。来自晋城盈科的焦志琴律师和郭志浩律师分享了入选的创新案例。期望本次入选的案例能够对我省律师业务创新工作起到指导示范作用,同时对营造我省律师积极进行业务创新并形成良好氛围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刘跃峰在讲座结束时指出,全省律师要提高政治站位,在做业务的过程当中,要紧密联系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围绕大局做业务;通过下地市开展业务交流活动,惠及全省律师,提升全省律师的执业水平和能力。        
发布时间: 2020-11-07
1.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宣布本地区为“疫区”?在防疫期间,各地政府可以采取哪些紧急措施?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在甲类、乙类传染病(如这次新冠肺炎)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宣布本行政区域部分或者全部为疫区;国务院可以决定并宣布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规定,疫情发生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权采取紧急措施。在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后,可采取以下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 限制或者停止集市、影剧院演出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活动;停工、停业、停课;封闭或者封存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公共饮用水源、食品以及相关物品;控制或者扑杀染疫野生动物、家畜家禽;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 2.若单位或个人存在抗拒隔离措施,不配合疫情防控管理的,可能会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一切单位、个人都应当配合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门为防控疫情采取的隔离等措施,并如实提供有关情况。若拒绝接受强制隔离等措施,因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若拒绝接受强制隔离等措施,故意传播传染病,危害公共安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规定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根据《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根据《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果以暴力、威胁的方法妨碍行政机关检查、防疫、检疫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规定构成“妨害公务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3.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如果发现疫情,哪些政府和部门对疫情具有披露和报告职责?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第三十条、三十五条和三十八条分别对传染病疫情的报告、通报和公布作出了规定。疫情报告遵循属地管理原则。地方区域发现传染病疫情,当地政府有向上级政府卫生部门报告的责任,有向毗邻的以及相关的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通报的义务。但是只有获得了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授权,省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才能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 4.如果政府机关以及相关部门在疫情披露的过程中,出现了谎报、瞒报现象应当如何处理? 关于这一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均作了比较明确的规定。具体来说,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未依照规定履行报告职责,或者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以及采供血机构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5.刚刚提到谎报、瞒报疫情对相关责任人员可能涉及刑事责任,具体是什么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法发〔2020〕7号的相关规定,对于负有报告、信息传递责任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谎报、瞒报疫情,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可能涉嫌玩忽职守罪或者滥用职权罪。对于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而言,谎报、瞒报疫情,导致新冠肺炎传播或者流行,可能涉嫌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另外,当前形势下,疫情涉及的是万千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因此,四部门在刚刚出台的《意见》中也明确了对于在疫情防控期间实施有关违法犯罪的,要作为从重情节予以考量,依法体现从严的政策要求,有力惩治震慑违法犯罪,维护法律权威,维护社会秩序,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6.在疫情防控过程中,我们看到有些普通人存在隐瞒、谎报的情形,有的甚至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些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发现传染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人均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可见,普通人如实报告情况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在抗击疫情过程中的道德义务也是法律责任。针对目前已经出现的,部分人出于各种原因,不仅不按照卫生防疫机构的规定如实报告与武汉、湖北人的接触史,对于已经接触的,不仅不按照相关规定居家隔离,反而隐瞒情况造成新冠肺炎在其家庭内部传播以及存在对外部传播的严重危险。该种行为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应当按照《刑法》的相关规定追究其刑事责任。 7.疫情期间,若企业未执行政府部门的规定、提前复工,并导致病毒交叉感染或有感染严重危险的,处罚的依据是什么? 若企业存在上述情形,则应认定为拒绝执行人民政府的决定和命令,以及未按规定采取预防措施而造成严重后果,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有关规定,人民政府有权责令该企业停产停业,吊销企业的许可证或者营业执照,并最高处二十万元的罚款;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将对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处以最高十日的行政拘留。 8.最近有多起因为哄抬物价,而被行政主管部门处以数百万罚款的事件,对这些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的行为,国家有什么应对的措施? 商家要诚信经营,不能发国难财。目前,国家对哄抬物价,尤其是扰乱防疫用品以及群众日常消费品市场价格的行为是严厉打击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2月1日出台了专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了经营者有捏造或者散布涨价信息的任意一项行为就属于“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对哄抬价格的,情节轻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5倍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最高可以罚款300万元;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所以媒体报道的罚款300万元还不是最重的处罚。根据咱们省目前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要求,要严厉打击哄抬物价的行为,行政执法部门在自由裁量权范围内按照上限处罚,就完全符合行政执法机关依法履职、从严处罚的要求。 9.那消费者在发现商家有哄抬价格的行为后,应该怎么进行举报呢?需要收集哪些证据呢? 发现商家有哄抬价格的行为,首先要保存好消费证据,如购物小票或者录音录像等等,及时拨打12315举报电话投诉举报。如果行政机关没有在15个工作日内依法答复、立案受理,消费者可以向同级纪委监委举报反映。 10.除了应受行政处罚以外,对情节严重的哄抬物价行为,经营者还会面临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像这种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就不仅是行政违法行为了,而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犯罪,应当受到刑事处罚,最高会被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根据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疫情期间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的行为要依法从重处罚。在此奉劝各位商家,不要为了获取非法暴利而引起牢狱之灾。诚信经营、共渡难关才能彰显企业家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 11.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制造、销售假冒伪劣用于抗击疫情的医疗器械、用品的,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由于抗击疫情需要,目前市场上对口罩、医用隔离服、手套等医用器械、材料、用品的需求急增,一些不法分子为了牟取暴利,制造、销售假冒伪劣医疗器械、用品,这些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后,对抗击疫情、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构成了极大危害。2020年2月6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该《意见》明确规定,疫情期间,生产用于防治传染病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以上物品不具有防护、救治功能,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依法从重处罚。依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之规定,犯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12.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恶意编造、传播谣言,引起社会恐慌和秩序混乱的,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疫情期间,对于编造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而故意传播扰乱社会秩序的一般轻微违法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如果编造虚假的疫情信息,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虚假疫情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法涉嫌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应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编造或故意传播虚假信息,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则构成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多次实施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利用新冠肺炎疫情,制造、传播谣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则应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守法普法协调小组 山西省司法厅 华炬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 2020-02-13
省律师协会
微信公众号